主页 > K快生活 >「恐惧和爱只能选一个,现在你选了哪一个?」 >

「恐惧和爱只能选一个,现在你选了哪一个?」

2020-06-11 责任编辑:

「恐惧和爱只能选一个,现在你选了哪一个?」

文/平良爱绫

我和朋友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问题,我所做的、所说的任何话都只是适得其反。

于是我硬逼自己配合对方或是当下的气氛採取行动,却被事后的失落感搞坏了身体。就算我鼓起勇气提出相反意见,却也只是让气氛越来越紧绷。

后来博士来到日本,某天我和博士一起在他投宿的饭店里共进早餐。服务生到桌边帮博士倒咖啡,博士向他道谢之后,突然对我说:

「恐惧和爱只能选一个,现在你选了哪一个?」

那一瞬间我愣住了,心想:「只是吃个早餐,哪会有什幺恐惧或爱?」事后想起这件事,我才发现自己从早上起床后、与博士见面之前的这段期间,都只想到最近不愉快的情绪。脑子里充满了攻击、批评对方的语言,同时也品尝着孤单的心情。

我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天的开始,只是带着疲倦感换上衣服,心里想着快迟到了,急急忙忙地赶出门。

因为事先约好了,所以我去和博士见面,时间到了就去吃早餐、喝着咖啡。如果一定要二选一的话,从一早起床开始,我简直就像是漂浮在「恐惧」之中的亡魂。

看到我沉默,博士对我说了一句话。

「不可以一直顾着和记忆玩。」

听到这句话,我惊醒了过来,一边深呼吸,一边在心里唸着那四句话:

「谢谢你。」「对不起。」「请原谅我。」「我爱你。」

这时,咖啡的香气突然在我口中蔓延开来。眼前突然清楚出现了从刚才就一直就坐在我面前、总是戴着帽子的博士的和蔼面孔。接着我在心里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整理了一次,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变得很明确。

这个体验,或许就是在那一瞬间捨弃「记忆」而选择「爱」所获得的安心感吧。

我们经常身处于问题之中,只顾想着如何解决问题,完全顾不了其他。但即使是这样的状况,我们仍然有选择的自由。

「记忆或爱,在每个当下的瞬间,你都只能选择活在一个当中。」

选择哪一个都可以,可以选择的只有一个人,就是你自己。

因为经历过这样的早上,于是我再次问自己:「当下这一刻,我选择的是哪一个呢?」

打电话给有心事的家人时、寄出工作上的电子邮件时、购物、写稿、为植物浇水和用餐的时候,我都是怎幺选择的呢?

现在的我,似乎大多数时候会选择记忆(恐惧)。为了表现出聪明能干的样子而写电子邮件、为了掩饰自卑而选择洋装、为了不让人觉得不孝而打电话。

以前的我为了修复与朋友之间的关係,都会在见面时改变想法、试着想要面对问题,但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很和谐,其实内心深处还是累积了没有处理完的感觉,最后只是增加痛苦。

「因为有事情尚未清理乾净,所以会回想起这件事。因为尚未清理乾净,所以感情才会涌现出来。」

我一直以为自己知道和朋友之间发生不愉快的原因,因而我向对方道歉、保持距离、试着改变应对方法,但结果双方关係仍然没有改变,无法冷静思考。

「深藏在你之中的『原因与结果法则』也可以每天进行清理。有时认为这幺做就会变成那样的想法,会干扰每一件事物本来就具备的最完美作用。」

平常我们在无意识状态中採取的行动,常会在一开始就先设定好结果,并批评这些行动的动机。但是如果你能察觉博士所说过的「因为进行清理,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」,就会想起应该进行清理了,接着内心的傲慢就会消失,自然会知道接下来该怎幺做。

「就好像电影播到一半才开始看。」

博士经常这幺形容正在感觉问题的我。真正的原因是几亿年前万物起源时就已经发生的,我们不可能知道。我们是从电影播到一半时才加入,却以为自己了解故事的内容,并随手开始试着解决问题。所以多半会採取让自己受伤的做法。

我回想着博士的话,并试着对内在小孩说话。

「原来你一直抱着这幺恐怖、这幺悲伤的体验啊,谢谢你让我看见。」

之后每当我对朋友产生焦虑、孤独、生气的体验时,就会很单纯地这样进行清理。进行清理时,如果需要连络,当然也会进行连络。这幺做了之后,我不再需要忍耐,也不会有大争执,而是自然地与朋友疏远。失去一位朋友本来应该是很令人难过的,但是我心里却十分平静。

等到下次有机会见面时,我不对自己说谎、不勉强自己、不让自己的心累积过去那种痛苦,可以微笑地和对方说话。

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是用哪一种来阅读报纸呢?

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是用哪一种来看电视呢?

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是用哪一种来用餐呢?

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是用哪一种来吃药呢?

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是用哪一种来看着手机呢?

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是用哪一种来和旁人交谈呢?

每当我问自己「记忆或爱」时,就会发现自己在每一个行动中继续累积记忆,而现在仍是累积记忆。这时只要我想起荷欧波诺波诺,在这个瞬间我就能选择清理。之后我们就能慢慢地看到回归自己充满光的关係性。现在就请你也问问自己,「记忆或爱,现在的你选择哪一个呢?」

–修蓝博士的自我清理话语—
Love Said.爱这幺说了。
Love said “I am the “I”.”爱说:「我就是"我"」。
Love said “I am the eternal light beam.”爱说:「我就是永远持续发光的物体」。
Love said “I am freedom.”爱说:「我就是自由」。
Love said “I am home.”爱说:「我就是家」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