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生活墙 >2010基本工资斗争(五)台湾经济成果,工人分不到 >

2010基本工资斗争(五)台湾经济成果,工人分不到

2020-08-08 责任编辑:

责任主编:陈诗婷

上一篇:2010基本工资斗争(四)上桌谈判的人,缺乏现实性

香港以家事外劳为主体的组织,有以教会为骨干的AMC(Asian Migrant Centre),以及全球的移工组织IMA(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)的分支AMCB(Asian Migrants’ Coordinating Body);在香港五一游行,她们大规模地动员,「家事劳工也是劳工」、「最低工资人人有份」的口号响彻云霄,但是仍然没有办法改变香港最低工资立法,将她们排除的结果,以本地工为主体的工会系统,也没有办法提供她们有力的支援;家事外劳也转以「支持ILO订定《家务工国际劳工公约》」作为重要的目 标。(相关报导:今年香港的五一、香港家务工的抗争、香港独立媒体:五一亚洲家务工日专访)

回到「经济性」的讨论上来

对于一个月薪5万元的工人来说,把年终奖金从1.2个月,争取到1.4个月,他可以实际多领到1万块钱。在台湾厂场、企业、产业之间,有固定或非固定「调薪谈判」的经验并不多,1980年代后期曾经有过较大规模的「年终奖金」争议,一直到今天,这种型态的「调薪抗争」,还偶而可见,这勉强可以算做是台湾工运「顺法斗争(以工人运动的力量压迫政府执行法律的保障)」之外,工人运动较具主动性的「调薪抗争」;抗争的标的明确、利益明确,这也是具「现实性」的「经济斗争」型态。

而基本工资斗争,虽然形式上类似总体性的调薪斗争,但在其「现实性」只及于部份(「边缘」的)工人,谈判主体与利益的主体又有一定落差的条件下,其「社会性」义涵,反而高过「经济性」的义涵,不过,劳资之间斗争的轴线,始终都还是「经济性」—对资本利得进行重分配的;因此,我们也不能不重回「经济性」斗争的角度来讨论「基本工资」斗争的意义;在这个方面,反而是将此定义在「经济领域」的资方,而不是定义在「社会领域」的劳方的说法,更具启发性。

在基本工资谈判上,资方将会提出的重要论据之一,是台湾的基本工资在全体劳动者平均薪资中所佔的比例。

林建山指出,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的统计,有90%的联合国会员国有「基本(最低)工资」的订定,其中最高的,约可达每人平均薪资所得的75%,最低的,是每人平均薪资所得的23%;而根据2008年的统计,台湾17,280的基本工资,大约是该年製造业平均月薪资的40.1%,是该年各业月平均薪资的38.9%。这个数字,在世界各国中,可谓「中上」,也就是说,台湾资本工资的价位「并不低」。

劳动报酬佔GDP比重之比较(单位:%)年份美国欧洲日本台湾198064.273.170.3-198163.473.170.547.8198562.668.765.949.3199062.567.362.751.4199561.565.463.150.5200063.363.761.948.6200163.064.061.948.6200262.364.260.846.2200361.864.560.146.3200460.864.059.245.7200560.363.658.545.8

但是,林建山的数据,只是在「受雇者」之间做比较,只能说明在台湾,领基本工资过日子的工人,与其他领薪水过日子的工人,差距没有那幺大,一点都不能说明,台湾的雇主付出的薪水比较多。有另外一个数据,比较能说明台湾经济成果的「分配」问题,那就是工人的薪资在GDP中所佔的比例:2007年,台湾的GDP里,只有44.5%是付给工人的薪水,这是历史以来,这个数字首次下降到45%以下,如果与美国的55.8%、日本的50.8%、韩国的46.1%相比,都是偏低的。2008年,再受到金融海啸重创,经常性薪资增幅只有0.28%,扣除3.52%的通膨率后,实质经常性薪资呈现3.13%的负成长,这又是一个历年最大减幅的纪录(相关剪报)。

只谈「基本工资」是不够的

也就是说,如果以全台湾的工人阶级作为一个整体,在经济利得的分配上,台湾工人是分得更少的,要改变这种情况,调涨基本工资还不是适切而足够的办法,它必须以前面所提到的厂场、企业、产业全面的「调薪抗争」,也就是回到工人运动的「经济性」抗争主轴,才足以回应。

工人的薪资在GDP中所佔的比例,在2007年之前的情形如何?上面的表,可以说明一些事情,第一,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化,全球主要工业国家经济成果的分配,工人所得是愈来愈少,而与这些工业国家相比,台湾工人得到的向来更少,而且同样愈来愈少。我们对台湾的经济的认知:过去还是以「劳力密集」的工业为轴线、「失业率」与工业国家相比,向来不高,台湾经济的主要承担者,并非以大资本为主,而是以中小企业为主、台湾的贫富差距,与工业国家相比,也不算相当地大,以上的这些印象,似乎都让人有台湾在经济成果利得分配上,可能比工业国家要平均的印象,但是,这是错的。

下一篇:2010基本工资斗争(六完)「劳动力国际价格」的魔咒

2010基本工资斗争:

    (一)台湾:新规则 形式增强劳资协商(二)香港:面对贫富差距的对策(三)「社会性」斗争的侷限(四)上桌谈判的人,缺乏现实性(五)台湾经济成果,工人分不到(六完)「劳动力国际价格」的魔咒

相关阅读

精彩资讯

商业合作?!Pokemon Go 将与麦当劳产生合作关係?
商业合作?!Pokemon Go 将与麦当劳产生合作关係?

相信台湾的玩家一定还在气愤为何《Pokemon Go》一直迟

商业大楼设大本营 中国网赌集团月赚百万
商业大楼设大本营 中国网赌集团月赚百万

赌风扫不尽,春风吹又生!中国非法网络赌博集团在人烟稀少的商业

商业天才大失算!詹皇Taco Tuesday商标申请遭拒,理
商业天才大失算!詹皇Taco Tuesday商标申请遭拒,理

对于NBA球员来说,很多的球星都拥有自己的副业,比如商业天才

商业房产投资升值 特朗普身家增至125亿
商业房产投资升值 特朗普身家增至125亿

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家族业务虽接连碰钉,但他投资商业房地产有道,

商业摄影流程全解构:「希腊.现代美」人像摄影工作坊花絮!
商业摄影流程全解构:「希腊.现代美」人像摄影工作坊花絮!

与火柴 Lab 合作, 趣味性与实用性兼具的「希腊.现代美」

商业智慧数据应用的5层金字塔,你的企业处在哪一层?
商业智慧数据应用的5层金字塔,你的企业处在哪一层?

近年来,随着人们的数据意识和数据素养不断提升,商业智慧和数据